李知勋和他的歌 4.6

李知勋盯着面前空白一片的A4纸出神。
出题者总是占有莫名其妙的优势,这是还在学校的时期里总结的奇怪定律,所以开始写歌后就忍不住满足自己报复性的欲望,“请在以下区域填写能表现balabala心情的歌词 5分”。
受害者成了他的同事们。
但其实他自己也很煎熬,老是为了那小部分空白的大部分剩余部分代谢脑细胞。
李知勋搁笔,停下了尹净汉口中“和神对话”的过程,留着那张白纸独自孤独。

今天本是他的休息日。

用工作狂这个词太形容李知勋并不为过,但自从他体验过全圆佑式游戏,尹净汉式逛街,徐明浩式学习后,他觉得自己还是有点喜欢李灿式练习的,虽然地点不是练习室而是录音室。
他是从出道前一年开始写歌的,不止是五线谱和吉他,严格意义上的写歌。日复一日面对着音轨和天花板,回到宿舍除了睡觉什么都不想干,用帽子遮盖油腻过头的头发防止自己成为不修边幅的大叔,他身上所被寄托的希望早已过载。
当然收入和付出还是呈现相当正比的,虽然存款上的数字陌生的和烤肉店的蔬菜叶没什么区别,只有在游戏氪金需要指纹识别的时候才有金钱从指尖流失的实感。

他觉得自己该改善一下生活质量。

然而毫无头绪。
一个习惯了把工作和生活画等号的人,从不谙世事的年纪就接触事业这个词的人,就算后来意识到了自己的公私不分,也会对被蚕食的私人空间无能为力,尤其还当自己和同事朝夕共处同吃同住的时候。
他从柜子里翻出一件一看就不是自己码数的大T套上,那……睡觉睡觉,有什么是睡一觉不能解决的吗?如果有,那就是还没睡醒。
至少还有金珉奎的oversize当睡衣穿,不亏。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