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面的少年 10 【尹净汉】

高三了啊……(我没有弃坑没有弃坑没有弃坑没有弃坑!!!!!!!!!!!!) clap都出来了,听着铁肺克拉女神们的出道舞台突然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要更文了! 期中考试数学原地旋转爆炸orz ============================================================
        尹净汉显得很逍遥,而事实上他就是很逍遥,年龄似乎从来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没办法嘛!”他自己也这么感慨,“画室里也不分几年级几年级的,哪里管谁是学长谁学姐的,松节油说不定也有福尔马林的作用,防腐。”
        尹净汉只有和李知勋在一起的时候才能切身体会到什么叫大三。不过大概也有李知勋自己的缘故,写歌编曲唱歌无所不能,身高嘛…“原来哥你听专辑的时候还先去了解一下制作人身高多少的吗?”李知勋一本正经地反驳了正啃着炸鸡刷手机的崔胜澈。
        李知勋其实也没做错什么事,但是尹净汉实在是不能够理解为什么这么有天赋的人要像推销自己一样从大学时代就开始为各大公司“卖命”。“你缺钱不成?”尹净汉转过身半坐在桌上,双臂抱在胸前,低头看着陷在转椅里的李知勋专注地看邮件。“嗯?”李知勋放开鼠标轻推了把桌子,转椅于是向后滑去,“缺呢!”李知勋半仰着头靠在椅背上,眯缝着眼,语气变得有点轻佻,“不然怎么养你啊?”
        靠!暴击!
        尹净汉低头让微长的头发遮住半张脸,他有把握自己的脸逆光而不会被李知勋看到自己片刻的失态。再一次抬头的时候,还是那副毫不在乎的样子。他从桌子上跳下来,走到李知勋面前,跨坐在对方腿上。李知勋停下转动着的椅子,任由尹净汉上下其手。
        “想干嘛?”李知勋用手圈住尹净汉,在他腰眼那里不轻不重地捏了一把。
       “你……”一个猜字还没出口,尹净汉突然被莫名其妙的震动声吓了一大跳,回头一看,李知勋的手机在桌上震个不停。他回过头,对着李知勋翻了个白眼,对方也是一脸无奈,让尹净汉从自己腿上离开。“喂?您好,嗯,好,好的……”
         “我还以为你这里信号屏蔽来着,kk”尹净汉看着李知勋挂了电话之后又趴回电脑前,鼠标声响个不停。          “嗯?”李知勋也没抬头,只顺着尹净汉的意思回了一个字。“铁盒子一样,封得严严实实。”尹净汉四下看了一圈狭窄的房间,如是评价,“作曲家真简单,我觉得你都能把这当宿舍用了。”
        “是有过,”李知勋似乎花了很长时间才把尹净汉的话彻底消化,“之前写歌卡住的时候在这边睡了快一个礼拜,崔胜澈还打电话威胁我说再不回来就把行李扔出去。”李知勋抬起头,往后退了半步,露出腿,“不玩了?”模模糊糊的邀请意味。
        “不了,没心情,我要换个填饱肚子的法子,吃饭去?”尹净汉面不改色地说着话,笑得一脸天真无知。        这下轮到李知勋翻白眼了。          
       只不过尹净汉很快就笑不太出来了。“他怎么不跟自己手机过算了!”尹净汉把手机扔在床上,一脸崩溃地对着洪知秀发牢骚。“那怎么办?”洪知秀手里抱着本画册,“知勋也有他自己的生活,又不是这辈子就栽在大学里,栽在这个小圈子里像什么样子。”他顿了顿,又说:“净汉你也不是这么不成熟的人,就算是美术生也不能这么随遇而安吧……”
       “是是是,洪爷爷,您老说啥都对,行吗?” 尹净汉仍旧很纠结,实习实习实习,所有的人都在顺着“应该干的事”哗啦啦地流着自己的时间,可是连目的地在哪里都没有个定数。况且李知勋简直更加过分,“对不起”的提示女音他都听到快吐了,“这家伙是被电话和公司吃了不成?”尹净汉又一次摔了自己的手机,把手机一关,赌气瘫在床上,“滚吧滚吧,去和你的曲子过去吧。”
        然后极为罕见地,据洪知秀说,是吃了进大学以来最冷的一顿饭,李知勋和崔韩率各带着耳机,尹净汉冷得能冻冰块,还毫无情感地对着崔胜澈笑笑,表示“没什么我很好。”
        这样的冷气直到晚饭前才有了散开的现象,尹净汉一下午连画画都画出了哥特风。出了画室一开手机,才看到李知勋的未接来电十几个,他愣了一下,打回去却还是占线状态。
        “……”尹净汉压抑着自己想打人的冲动,,姑且看在他打了那么多电话的份上饶他一回,尹净汉这么想着,结果走到食堂干脆只看到三个人干瞪眼。
        “干脆是连饭都不吃了啊这是?”尹净汉挑眉,崔胜澈含含糊糊地开口,“好像要出专辑什么的了,我昨天晚上都不知道他几点回来的,今天一早我起来他也没见人影,谁知道是不是又睡在作曲室了。”
        尹净汉皱眉,旁边的崔韩率倒是很不以为然,“要不哥待会叫份外卖给知勋哥送去吧,老这么会犯胃炎的吧。”“为什么要我去啊,你们不是更近吗?”尹净汉心里还憋着气,眉头反而更深。“不你去谁去啊……”崔胜澈低声嘀咕。
        尹净汉站在作曲室门前看了看表,10点了啊…他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炸鸡和可乐,想着要是李知勋真的胃炎哪里还能吃炸鸡,犹犹豫豫敲了门。
        无人回应。
        尹净汉推开门走进去,从转椅背后只能看见李知勋的小半个头顶,他头靠在转椅上,整个房间昏暗一片,只有电脑屏幕幽幽地亮着,旁边放着的马克杯的陶瓷表面也染着些微光,排风扇本来不大的声响在寂静的房间里被多倍放大。
        李知勋没有在看电脑,鼠标被冷落在桌上。尹净汉轻声掩门,然后把外卖放在桌上,一回头才发现李知勋正睡着,耳机还挂在头上,刘海下若隐若现的皱着的眉头。
        尹净汉心里藏着的恼怒、担心瞬间就被心疼所掩盖,他弯下腰对着李知勋的嘴轻轻吻下去,柔软的触觉只停留了一瞬,蜻蜓点水。
        尹净汉正踌躇着要不要叫醒李知勋,对方却已经先他一步醒了过来。“嗯?净汉?”李知勋还处在刚睡醒的混沌状态,瘫在椅子上动也不动,“几点了?”
        “十点,”尹净汉想了想,“晚上。”李知勋还是眯缝着眼,极力回避电脑屏幕的光亮,“……今天……礼拜几啊。”李知勋似乎还是半梦半醒,尹净汉气不过又心疼的要死,“自己看,”他指了指电脑屏幕,“我帮你带了炸鸡和可乐,又不吃饭在这里窝着也稍微注意下身体吧,天气冷了睡觉记得盖条毯子。”
        尹净汉一刻不停地把自己想说的话倒出来,也不看李知勋巴巴得开了外卖袋子抽出可乐就开始喝。“知道啦,”李知勋似乎清醒了些,还是瘫在躺椅上左右转动,“一起吃?”
        尹净汉知道他只是敷衍,不过也不言语,开了灯,突然的亮光让他自己也受不了,他眯着眼嬉笑,“灯都不开,黑吃黑啊?”
         “没钱,”回过头来,李知勋已经迅速地开始啃一个鸡翅,“啊,果然炸鸡世最棒。”“嗯嗯,”尹净汉也不动手,双手插在裤兜里,“知勋世最可。”尹净汉式的调戏。
        尹净汉挣扎着自己要不要破功开禁饱餐一顿,却正好看见从李知勋卫衣口袋里滑出的白色卡片。“嗯?”他伸手去拿,才发现那不是什么白色卡片,而是个白色的盒子。“额……”李知勋直起身子想说什么,又把话吞了回去。 
        尹净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作曲室的门的,他只听到了身后重重的关门声,学园里的夜风变得更加寒冷,口袋里的手机震个不停,脑子里面一片混乱,胃药,胃炎,他觉得自己积压着的困惑和不满像放烟火一样爆发。
         是,你李知勋天才,你李知勋是神仙,不吃不睡也不会怎么样,身体不好也不会怎么样,有没有我照顾又怎么样?你需要我吗?还是说我尹净汉不过是个牌子,当易拉宝立着就行。反正我贱,我低声下气地去求,行啊,那我看开了,不叨扰您,我走行吗?
        尹净汉几乎是踹开宿舍门的,洪知秀正在洗手间刷牙,赶紧叼着牙刷从门里冒出个头,然后又听到一声巨响——尹净汉又把宿舍门关了回去。
         “净汉礼肿们孤了?”
         “什么?”尹净汉也不管什么人设、面子了,把手机钱包往桌上一扔,“把泡沫吐了再说话。”
         “尹净汉你怎么哭了!”洪知秀也顾不上什么绅士身份,这场景于他实在可谓是奇景了。
        尹净汉一摸脸上湿乎乎的才反应过来自己哭了,他也不说什么,只是慢慢冷静下来,手机在回来的路上早已关机,此刻正安静地躺在桌上。 他闭了闭眼睛,起身去洗手间洗了把脸。然后顶着一张湿漉漉却仍旧漂亮到犯规的脸,深吸一口气,
        “知秀,我不知道怎么和知勋走下去。”

        TBC
============================================================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还没开始虐呢orz这只是个。开胃菜。
        在课上更文心情复杂OTL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