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勋汉】突如其来的小甜饼w

        我真的是很差劲的作者啊_(:3」∠)_n多月人间蒸发昨天登上一看粉丝数竟然没有掉还涨了(ಥ_ಥ)为可爱的你们笔芯,为克拉女神们疯狂爆灯!
       But高三真的忙到昏天黑地,再but,我不会弃坑的!!!就朝着克拉女神这么赞的这一点,我也要好好写完他们的故事QUQ
      今天就先给一个小甜饼啦~

~~~~~~~~连分割线都要浪~~~~~~~~连分割线都要17~

       “李知勋你是想把自己喝死吗?”崔胜澈龇牙咧嘴地在桌子下捅自家这位小分队队长的腰窝,“吃药了没啊你,喝这么多小心你回宿舍被尹净汉扔出房间啊!”
        李知勋有点恍惚,熟悉的烤肉店也变得有点陌生,眼前模模糊糊放着烧酒瓶子示威般地霸占着面前的桌面。
        “这叫那什么!”坐在对面的夫胜宽举着筷子来了兴致,“不是在学校的时候一直说学数学物理会变秃吗?看来作词作曲家都会成为酒鬼啊。”
        一片静默。
        夫胜宽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李知勋,后者似乎还一片混乱不知所措,“所以知勋哥以后说不定就是个,30几岁糟蹋样的老男人,”他试图暖场,夸张地比了个手势,李知勋依旧毫无反应,崔韩率开始准备爆笑,“拿着个酒瓶,一脸沧桑地坐在电脑前写歌。”
        ……
        李知勋不太记得自己那天到底是怎么回宿舍的了,据后来金•真实诚•珉奎的回忆,夫胜宽版李知勋“十年后”场面后来成为这位济州岛男孩的究极隐藏个人技,不过可惜千年等一回,后面再也没表演过,“我怕知勋哥以后写歌都没有我的part了_(:3」∠)_”,夫甜甜如是说。
        ……
        “kkkkkkkkkkkkk,完了知勋哥在我心里形象完全崩塌啊,李老爷子kkkkkkkkkkk”李灿笑趴在桌子上看着桌子另一头依旧迷糊的李制作人,旁边的李硕珉顶着一口大白牙巴掌响亮,烤盘上五花肉“滋滋”地流油,在暖黄的灯光下格外诱惑。
        “灿啊,”李灿看到一双筷子从烤盘上夹起一块肉,尹净汉的声音从筷子上面悠悠地传过来,李灿于是抬头,尹净汉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嘴里却是在说李硕珉,“硕珉啊,下次录音就不怕看着知勋脑补到唱不出来歌?”
        李硕珉先时还大张着眼睛看着尹净汉,结果一听自家哥哥语气瘆人,一脸营业微笑的样子,脑子里又不自觉开始脑补录音室里隔着玻璃看到的李知勋的样子……李老爷子?李硕珉脸上开始抽搐,露出一种极力忍笑的表情,他看了一眼夫胜宽求救,后者极“懂事”地开始低头扒饭。
        日。李硕珉内心一万点暴击。
       

        李知勋后来还是没有被尹净汉扔出房间,反而是崔胜澈主动拽着金珉奎去其他成员那里串门,“净汉啊,好好干,记得待会开窗透透气,熏死了。”
        然而尹净汉怎么会好好干呢?这位爷才把李知勋从门口拖到床边就宣布自己体力耗尽,试图罢工,问题是李知勋才不管尹净汉那一套,迷迷糊糊往前一倒。
        “x!李知勋你给我起来!”尹净汉推了推自己身上死人一样的李知勋,毫无反应。
        “……”又推了推。
        毫无反应。
        尹净汉认命地叹了口气,眯着眼望着天花板上的顶灯,李知勋压在他胸口的脑袋动了动,尹净汉揉了把李知勋的头发,频繁的漂染难免让发质有些糟糕,轻微地有些扎手。李知勋迷迷糊糊找到自己熟悉的味道,蹭了蹭,陷入更深的黑暗里。
        “知勋啊,要是你真的变成老头子我就……我就不要你咯?”尹净汉越说越轻,踌躇着要不要开这么不合时宜的玩笑。
        人都说明星就像生鲜产品,保质期短的吓死人,真能放个十年八年的一准是加了防腐剂。
        “喂,真的不动一下吗?”尹净汉感觉自己真的快被压死了,他侧身把李知勋放在床上,头发阴影下的脸就算素颜还是好得一点没有皮肤问题,他还是耐不住手捏了捏,啊!手感!Very Nice!
        就算现在贴着自给自足豆的标签,就算现在还是超光明的上升期,谁又能知道十年八年之后怎么样?李知勋偏偏又是承担着全团希望的核心人物,像押宝一样把十三个人的命运挂在李知勋这一条绳上……
        “啊……我在想什么有的没的,”尹净汉躺在床上,旁边是紧挨着的李知勋,对方早已经不知道睡成什么样,“深度睡眠了吧你……”尹净汉侧过身,拿手指尖戳着李知勋的脸颊。李知勋很少有这么放松的时候,眉头不会因为写歌而拧成一团
,指尖不需要碰上鼠标键盘,就只是很轻很轻地睡着。
        “知勋啊,游戏那么好玩嘛?”尹净汉想起曾经问过李知勋的一句话。李知勋的工作似乎永远就被关在练习室和作曲室里,真的休息的时候就是游戏,会议也往往格格不入,仿佛一直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
        “emmm……”李知勋在睡梦中侧过了身,往尹净汉身边又挤了挤。尹净汉叹了口气,起身关灯然后又躺了回来,转过身和李知勋呈相拥而眠的姿势。
       我们知勋啊,肩负的到底是什么呢?一个团体,甚至上升到一个公司,但是假如有一天脱离了这样的生活就能轻松吗?
        尹净汉把脸埋在李知勋的脖颈里,酒气混合着李知勋自己的味道。知勋啊,他想着这句最常说的话,似乎不管是谁找李知勋的时候都是加上感叹词拉长尾音,显得踌躇而小心,和李知勋说话似乎就是要多想那么一想。
        “嗯,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打打游戏不是很正常的吗?”李知勋说这话的时候偏着头看着尹净汉,随即又低下头投入战斗。“啊,也对,开心就好。”尹净汉对着面前的空气说。
        尹净汉搞不清李知勋到底在想什么,他唯独不知道李知勋哪句话真哪句话假,但是他又觉得自己不该去知道,既然是个迷,全盘接受好了,他抱李知勋的手紧了紧,把自己的呼吸调成和李知勋同频率的,陷入黑暗。
       

        爱你,包容,理解,接受,陪伴。

        仅此而已。

        “净汉……果然……什么都没干。”一开房间门就想去洗鼻子和眼睛的崔coups如是说。

         END

~~~~~~~~~~~~~~~~~
另外固定连载会慢慢找回更新速度orz
给各位小姐姐行个大礼,千万别嫌弃我(´△`)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