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面的少年 9 【李知勋】

        遇到了第二个私我问我是不是都不睡觉的小可爱orz

        我真的没有不睡觉啦!!!

        但其实……我也是那种凌晨比较有灵感的人orz饭随偶像!对就这么想吧……给李老师比心心quq

        我也不知道这算什么,大概算酷酷生贺吧w

        再次出现私设……我们……假装……他们全都同城吧。(除了刷,赵淑华属于洛杉矶)

================================================

        崔胜澈生日。

        “明明是暑假为什么要来……学校?”李知勋低头踹着石子,汗水把衣服结结实实黏在身上,热气从脚底冒上来,让人无所适从。背包里依旧装着电脑,他调了调书包带子的位置,头上是蝉鸣阵阵。

        李知勋是被崔胜澈一个电话从空调房和棒冰堆里拖出来叫回学校的,从放了暑假回家到现在就没出过门的李某人刚出门就后悔了,简直热成烤鸡!他算是知道为什么出门前老妈那么担心地询问要不要送他去,语气里担心的程度好像她儿子还是个初中生,以至于招来他作为成年人的那么一丝丝反感。啊!果然还是太天真了!

        然而李知勋的尊严又不怎么希望他调转回去可怜巴巴地请求一个被自己拒绝过的妈妈福利,想了想还是把帽子往头上一扣就往地铁站冲,早晨9点的阳光实际上远没有听上去的那么善良,身体所有与外界空气接触的地方都在不停地吸收着热量,热传递的时间似乎长到没有尽头。

        地铁站里再次回归的冷气简直让李知勋想行个大礼,他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我的命是空调给的”。不感谢上帝,上帝自己都热化了,要感谢空调,赋予我第二次生命。这奇妙的停顿是在做N行诗吗?

        李知勋出地铁站的时候再次犹疑了,10点的阳光看起来更凶残,地铁站里的冷气也变得越加让人留恋。如果我冲出去热死了,希望下辈子能不要再从空调房里出来,哦不对,我发誓我做鬼也不会放过崔胜澈的。李知勋深吸一口气再次冲向火坑。

        当然李知勋没有真的热化,不过他走进宿舍楼感受到室内稍许降下的温度时还是有自己再度凝固回去的错觉。远远地看过一眼,寝室里的窗帘已经被拉开,十有八九崔胜澈他们已经在寝室里发疯了,所以当李知勋走到寝室所在楼层却没有听到半点声音的时候讶异的心情可想而知。而当他推开寝室门冷气扑面而来却没有看到任何人的时候惊讶感更是直线飙升。尹净汉鼓鼓囊囊的背包丢在他的床上,崔胜澈的床上一团衣服纠缠着,椅背上挂着崔胜澈的耳机,桌上放着两顶帽子一副墨镜,然后他听到浴室里传来一声怪叫。

        李知勋打开了浴室门。

        “biu~”“biu~,知勋早呀!”

        ……

        “哔——崔胜澈尹净汉你俩是不正常嘛?!”李知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看着两个罪魁祸首拿着水枪对着自己只穿了内裤湿乎乎地光脚站在像被洪水洗劫过的浴室里,“智障吗?湿成这样你们是在洗澡吗?”李知勋看着眨巴着眼睛一脸“宝宝我今天很可爱”的尹净汉和“知勋生气了药丸”的崔胜澈,然后看到尹净汉从身后不知道哪又摸出一把水枪,“那你玩不玩?”

        李知勋表示这真的是不可抗力,然后拿着水枪射懵了后来进来的崔韩率。

        快11点的时候四个人才裹着崔胜澈从柜子里拿出的毛巾坐在床上大眼瞪小眼,尹净汉把自己皱皱巴巴的短袖衬衫又套了回去,脖子上搭着一条毛巾,头发还滴滴答答地滴水,下半身却是规规整整的牛仔裤和白色球鞋。崔胜澈干脆也不穿衣服了,裹着大浴巾盘腿坐在床上,旁边的崔韩率还沉浸在“我是谁我在哪”的个人世界中,头上顶着毛巾像个傻子。

        李知勋捏了一把身上崭新柔软的毛巾,“崔胜澈你竟然有毛巾!大发啊,我刚还想着是不是玩完就得跑出去把自己晒干来着。”

        “买水枪的时候顺便就买了,真要下去晒你就等着去医院你妈把你领回家吧!”崔胜澈低头划着手机,“所以知秀怎么还没来?”

        “他(知秀哥)不是在美国吗?”崔韩率突然回过神来,和尹净汉异口同声。

        “!啊……我把这事给忘了。”崔胜澈拍完脑袋又拍了拍崔韩率,“所以你为什么不在美国?”

        “……”崔韩率一脸无辜。

        “他是真脸假外国人。”尹净汉歪着头这么评价。

        “嗯嗯。”崔韩率猛点头,崔胜澈猛眨眼。

        所以洪知秀是假脸真外国人吗?李知勋自动脑补着后半句话,差点没笑出声。

        四个人度过了一个没有午餐的白天,尹净汉和崔胜澈包里的零食在桌上堆成了山,李知勋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这么爽快地吃过垃圾食品。崔韩率趴在床上用他的电脑听歌打游戏,油弄得键盘上到处都是,崔胜澈和尹净汉一人一只耳机看着不知道什么视频,李知勋躺在床上看着窗外依旧很热烈的太阳,隔着窗玻璃也很响亮的蝉鸣,头顶空调很卖力地工作着,身边是珍视的朋友、恋人,现实美好得远超天堂。

        “哇塞,哥你在家都在干什么啊?!这也太多了吧!”崔韩率关掉了游戏开始探索李知勋电脑里不计其数的音乐,文件夹夹文件夹,外加上大概只有李知勋自己才能看得懂的命名,复杂程度又上一个台阶。

        “所以哥果然是天才吧!唱歌也那么好!”崔韩率打开一个最近编辑的文件,熟悉的Simple从电脑里放出,李知勋转过头去,对面的尹净汉抬起头来眉眼弯弯地盯着他看。

        漂亮到犯规啊!李知勋想着。

        晚饭还是要正经吃的,趁着天黑没那么热四个人跑出去吃烧烤喝海带汤然后在回去路上买了蛋糕。李知勋看着前面一副喝了假酒样子的崔氏兄弟,踌躇着自己要不还是离远点假装自己并没有这两个丢人朋友,最后只是无奈地给母亲发了短信表示自己今晚在学校过夜。尹净汉走在右前方离自己几步远的位置,左手拎着蛋糕晃悠,抬头看着天。李知勋快步更了上去,变成和尹净汉并排的位置,才听清尹净汉在哼着的Simple的旋律。

        尹净汉把蛋糕换到右手,自言自语般地嘟囔:“胜澈生日,然后是我的、知勋的、知秀的,最后是韩率的,然后就毕业,离开学校或者考研,分开或者依然在一起,我想永远这么过下去,又不想老是被束在一个固定的模式里。知勋啊,我们会分开吗?”

        尹净汉停下脚步半低下头看着李知勋,眼睛因为喝了酒而有些泛红,灯光下朦胧的看不清的好像蒙上水汽,李知勋捉摸不透尹净汉说的是什么样的分开,五个人的,抑或是两个人的,他想了想,却发现脑子里什么都没有。

        “不会。”他还是这么说了。

        他觉得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两个人也好,五个人也好。暑假过完就大四了,所以他开始努力写歌,他开始给看上自己的各大公司更有规律地发曲子,他一头扎进了未来的浑水里,却同样想抓住过去的种种。从小到大不断有人告诉他长大是要付出代价的,但他总是坚定地认为自己可以抓住自己珍视的、喜欢的,在未知的漩涡里留一根自己专属的救命稻草。

        李知勋感觉自己的手被尹净汉握住了,有点不正常的冰凉,他换了个姿势,变成十指相扣的样子,用大拇指摩挲着尹净汉的指节,“不会分开的。”他又强调了一次,手上的力度重了一分。

        黏糊糊的,全是汗,他想,可是还是很喜欢,很喜欢很喜欢。

         

        TBC        

================================================

        烤鸡,烤呜叽。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

        我感觉自己有点被知勋日记影响了orz天天想着怎么搞笑,吃枣药丸。

        以后每个礼拜大概会例行BE小剧场,不一定是勋汉,原耽也可能2333333333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