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面的少年 7 【李知勋】

       借梗av6815845

       昨天上B站看到这个,太搞笑了停不下来啊,想着一定要把woozi的真男人形象写出来。

       又是正文了哟,请各位克拉从番外小甜饼中找回自我。

       前情提要:知勋儿Simple表白。

================================================

       李知勋的告白意料之内石沉大海。

       已经快一个礼拜了。他在心里重重地画下一个叉。

       说没有期待过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但是明明一开始就只做好了无疾而终的准备。李知勋很清楚自己应该干什么,也很明白自己应该用什么样的表情什么样的语气再一次出现在别人面前,出现在尹净汉面前。可是明白不明白和是不是能做到还是有那么些许差别的,知道应该一切如常就能控制自己的感情吗?就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冷静地和尹净汉交谈吗?

       做梦吧。

       他也不再继续Simple的录制了。

       他想总有一天再热烈的感情也会慢慢褪色然后彻底消失不见,和着曾经发过的酒疯唱过的告白吃过的肉出过的丑,卷成一个巨大的卷被扔出自己的记忆库,连站在垃圾桶前对着可回收和不可回收标志的片刻纠结都没有,“哗啦”的一下。

       可是这也不代表他立马就能放弃当鸵鸟从作曲室跑到尹净汉他们寝室加入一群疯子的游戏。所以他就算脑子当机毫无灵感也要瘫在作曲室沙发上打游戏,真心话大冒险什么的?不存在的不存在的。

       “啊,谁啊!也不看看几点了!”李知勋被手机突如其来的震动吓了一跳,“啊……明明这局都要赢……”

       手机在震动一次后跳出了通话界面,尹净汉。

       李知勋纠结了一下要不要接起来,作曲室里安静到只能听见手机的震动声。

       “……喂?”李知勋试探着问了一句。

       “知勋啊……那啥……嗯……哦……”李知勋隔着屏幕听着另一端支支吾吾不知所云,下意识皱了皱眉头,“知勋在干吗呢?”

       李知勋尝试着从尹净汉的话里扒拉出一些有用的信息,然而把通话音量开到最大也不过就听到那头传来的崔胜澈标志性的爆笑和一些更压抑低沉应该是出自崔韩率的笑声。啊,果然是凑在一起发什么神经啊。李知勋默默腹诽,换了个姿势在沙发上躺下来。

       “我……我在工作室。”打游戏。当然后半句话就自我消化了。

       “一个人吧?”“嗯。嗯?”

       然后他听到了尹净汉的卖萌撒娇。

       哈?他犹豫了一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然后又听到手机里传来的压抑的笑声。

       什么啊!你们是喝了假酒吗?李知勋看着手里的手机,左上角的时间显示p.m11:43,通话界面尹净汉名字下面的计时器还在一秒一秒递增,不明所以的情绪让他完完全全忘记了刚接起电话的不知所措。

       “你吃错东西了吗?”然后李知勋听到了更放肆的爆笑。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实在难以找到什么词来描述自己的心情了,极为机械地对着手机冒出各种“嗯?啊?”的疑问词。

       “什么啊!什么吃错东西啊kkkkk”尹净汉笑起来倒是毫不含糊,然后就像真的放飞自我一样开始了第二轮的轰炸,“1加1是小可爱……”

       李知勋发誓要不是尹净汉打的这个电话他手机能摔个几十遍。

       “3加3是小可爱?”然而他听到自己毫无灵魂的回答,声音沙哑到仿佛宿醉的30代大叔。(哔——)我刚刚在干嘛?啊!嘶……李知勋直接按下了红色的挂机键,把自己埋在沙发里。所以喝假酒还能传染的嘛?交友不慎啊!他最终带着卡机的脑袋浑浑噩噩地陷入黑暗,留着作曲室灯火通明。

       李知勋直到第二天才跌跌撞撞地了解到昨晚那通电话是自己那4位“挚友”一拍脑子想出来的“任务”,然后看着崔胜澈笑瘫在床上的傻样默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想想大概还是找崔韩率靠谱。不!他们都有够不正经的!李知勋的脑子里回荡着几个人昨天隔着手机传来的“盒盒盒盒盒盒盒”和“哈哈哈哈哈哈”,再次在心里一万遍咆哮自己的交友不慎。

       尹净汉的另一个电话是在李知勋去找崔韩率途中打来的,(结果还是只能找这个“相对靠谱”的学弟,圈小的痛无人知啊!)李知勋眨巴着眼睛看着手机上那个跳动着仿佛在催促他接起来的名字,不会……又要干嘛吧?

       李•假酒过敏•直勋于是就这么错过了尹净汉的电话。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死了。

       不过好在尹净汉接着又发来短信拯救了毫无灵魂状态的李石头。

       「知勋啊,昨天晚上实在是对不起啊,崔胜澈大概已经跟你说过了但我觉得还是道个歉比较好,打你电话你没接,还在作曲室忙吗,要记得好好休息啊。」

       天使啊天使!李知勋脑子里莫名其妙就出现尹净汉的影子,想着他是以怎样的表情怎样的心情打下这些话,他是再三检查拼写然后小心翼翼地发出吗?他会焦急地等待回信吗?

       李知勋转身往回走,管你什么崔韩率,然后他再次脑子当机点开了未接来电回拨。电话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挂掉的时候就已经接通了。

       所以真的有在等回信吗,李知勋突然收获意外之喜。

       “知勋?”“嗯。”

       李知勋发现自己完全没想好说什么。

       “嗯?所以……”然后他发现可能尹净汉那边也组织不到语言了。

       “嗯……额……”“嗯?……”

        好尬!李知勋吐了吐舌头,这要说什么啊!

       “那……我先挂了?”李知勋心道好傻,然后听到对面小声笑出来。

       “好了好了,不难为知勋你了,拜拜。”尹净汉的声音依旧带着笑。

       啊,这又要怎么办啊,李知勋犹豫了一下要不再转回去找崔韩率,但又想想离作曲室也不远,干脆还是回去瘫着算了。

       他刚走到作曲室门口的时候口袋里就很不耐烦地震了起来,尹净汉的短信。

       「知勋好害羞hhhhhh果然还是发短信比较自然。嘛,我们知勋啊,超级擅长撒娇啊可爱什么,每次被逼着做的时候就自动漫出粉红泡泡但其实是很man的人啊,弹吉他的时候也是,作曲的时候也是,啊还有和崔胜澈他们学舞的时候也是,上次悄悄看到了嘻嘻。其实啊,压力还是很大的吧,虽然还在上学但是为了梦想所以要加倍努力,大概一直给人这样的感受。别人都说是小天才小天才什么的,自己却愿意成为一个更加努力的傻瓜,我们知勋啊,笑起来的时候会有非常好看的梨涡,害羞的时候会很自然地低下头晃脑袋,瓶颈期也会很刻意地压下自己的不耐烦接受我们无趣的笑话。大概知勋已经不记得了吧,但是我一直都记得哦,第一次在教学楼门口看到的那个眼睛里藏着星星的知勋,很干净的知勋。虽然后来才知道知勋是个超级严肃的人,但我一直是以看着那个时候的知勋的心情和你接触的啊,是个很照顾学弟又很有担当的人啊。还有,你的心意,我收到了哟。」

       哇!这是什么啊!作文嘛?李知勋看着霸屏的一大块对话框,靠着作曲室的门坐在地上。

       所以粉红泡泡是什么鬼啊!李知勋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压力什么的,啊,被人看穿的感觉好差,但是对方是尹净汉啊,又……又有一点点小开心?诶,所以其实记得吗?!李知勋揉着脑袋上的毛再次想到了那个对着自己突然绽放的笑。心意?啊?不会是表白吧!?

       李知勋脑子一团浆糊的时候尹净汉又打了电话过来。

       “知勋啊,想了想这个还是亲口对你说比较好,上次作曲室的心意啊,我收到了。”尹净汉带着笑的声音从电话里传过来,李知勋还没有反应过来什么情况的时候就只听到尹净汉说:

       “啊!我也是呢,我、也、喜、欢、你。”

       TBC

================================================

       啊啊啊啊啊刺激到不行对吧。

       虽然一直在说开车开车的事但是正文不能忘啊!短信那块卡了好久,应该算是对李知勋的普遍评价?(其实感觉微微有点无聊)还不如尹大爷本人在匿名信那里面给知勋写的有趣,什么“待会我们去吃什么这种”,超级大爷风,不过既然是cp文要来点不一样的我就拙笔了。(下一次更新大概就是破车叮铃桄榔了诶嘿嘿)

       匿名信其实是知汉名场面啦……av10050198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