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面的少年 番外1

        前情提要:按图写话(之前的小碎片我就删了哈quq)

        注意标志“T”即为换part


        已经在一起了的小甜饼哦w

        爱护牙齿,微甜微甜w

================================================

        崔胜澈老是吐槽尹净汉和李知勋简直就是自己见过的最没有cp感的一对cp;崔韩率说净汉哥和知勋哥在一起宛如老头子组;洪知秀表示我快控制不住体内想要出来搞事情的赵淑华了。

        总之,这俩人凑在一起就是,很无聊。

        具体有多无聊:“比如说我要是和他俩单独呆在一起一般都是我找话题然后这俩人只负责回答我的问题,回答完就继续沉默,分分钟冷场好么!我都能看见空气里大写的尴尬了,这俩人就继续沉默,上次在寝室里一个躺着望天一个听歌耗了一下午!大概上辈子一个天聋一个地哑这辈子才能天造地设吧……”深受其害的崔胜澈如是说。

        不过尹净汉也承认他和李知勋确实很无聊,少有的二人时光一般都是在工作室或者画室度过的,干的也是一个干活一个看的事,从在一起到现在没几次牵手没几次接吻,比老夫老妻还老夫老妻。(什么,你问那事?不存在的不存在的)

T

        李知勋对于崔韩率的鼓动并没有什么行动,甚至可以说连一点面上的波动都没有,所以他并不意外崔韩率又在某一次5人用餐后带着些压抑地闯进自己的工作间,一脸愁云地表达了对自己在恋爱事宜上毫无作为的嫌弃。

        “哥你这样,会被净汉哥…”崔韩率突然贴上来的动作让一直很反感skinship的李知勋身体一震,“压、在、下、面哦!”

        崔韩率说完也只是后退了一点点,李知勋一转头就看到学弟清澈的双眼盯着自己,强压了片刻震惊后他看到黑曜石般的光泽里毫无保留地现出活力和…他不得不承认,八卦。

        “咔嗒。”

        李知勋下意识转过头,从门口冒出一个脑袋。

        “你俩?啊啊啊啊我的锅我的锅。”

        李知勋看到自家恋人的头又缩了回去,然后听到敲门声和一段时间颇为合适的停顿。

        尹净汉再次冒出来的时候李知勋已经迅速推开学弟拣回自己的理智,像往常一样一脸淡漠地坐在椅子上,他看着尹净汉的笑脸,听着熟悉的嗓音熟悉的对话,想着:

        他生气了。肯定句。

T

        尹净汉一直以为这种恋爱相处模式简直是为自己量身定制,没办法,懒嘛,能躺绝不坐。推及恋爱,能不唧唧歪歪干嘛要贴上去黏糊,况且本来就是俩大男人偏要搞那一套给小姑娘看的偶像剧那一套,实在是有点……接受无能。

        不过当他一推门看到自家小天才坐在椅子上和半弯下腰的学弟脸贴脸就差没亲上的时候就突然后悔自己的不作为了,当然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压下自己的不满“很自然”地开始和崔韩率说说笑笑,尽管他完全忘记了自己来作曲室的初衷是为了找李知勋。

        洪知秀说尹净汉就是个属海绵的,怒气值跟水一样被他好好地吸着,只是你要是作死再去戳一下他隔再久都能泚你一脸。

        尹净汉表示不不不,海绵只能原样奉还,我想百倍。(笑)

        但是他无法否认啊,对李知勋,他舍不得。

        “你生气了。”

        尹净汉听到李知勋这句肯定句的时候崔韩率已经被崔胜澈一个电话叫走了,狭窄的作曲室里气氛愈加微妙。

        “怎么突然这么觉得?”他不得不承认自己下意识的让步。

T

        李知勋一直对恋爱现状极为满意,他几乎随时能感受到对方的情绪波动,那对于他来说简直就像专属秘密一样的存在,所以不管崔韩率表现出多少担忧或者进行过多少次煽动,他都一样无动于衷并且,某种程度上的胸有成竹。

        但是他听到尹净汉的退步的时候却有些慌乱了,他原以为对方会矢口否认或者试图掩盖,那样他就能毫不犹豫地质问,用自己最擅长的方式。然而尹净汉出人意料地将球抛回来,用着那种脸上还带着笑的方式。

        “没什么,没有最好。”

        他只能局促地瞎搪塞过去,窘迫到像真心话大冒险输了被突然要求撒娇的程度。

        结果那个下午李知勋感受着来自尹净汉深深的恶意和摧残,一向很安静的躺净汉那个下午像吃了菠菜罐头的水手,在自己的作曲室到处折腾。把电子琴上的玩偶弄乱,突然敲响的架子鼓,还有完完全全需要重新调音的吉他。更可气的在于李知勋再次确认对方生气的时候对方却更为响亮地否认:

        “没有哦!”带着可爱的尾音。

T

        尹净汉和李知勋冷战了。

        这一对什么都不“外放”的小情侣连吵架都不“外放”,以至于在第N天后,洪知秀才堪堪发现些端倪。当然尹净汉是鲜少隐瞒自己这位竹马兼室友的,大大方方承认了。

        “唉,所以就是你吃醋他没哄?”尹净汉听到自己的室友这么感叹了一句。

        “对的,问题是他明知道我生气了还没表示!”尹净汉有点气愤地砸了下床,看着对面洪知秀更加无奈的脸。

        洪知秀纠结了很久才最终表明自己的态度,“你加油,我觉得这事我帮不了。”尹净汉看到洪知秀打开了手机面朝自己,“Fighting。”一句有气无力的鼓励。

        尹净汉继续陷入自己的不满和烦躁中,决定了明天的发泄对象——崔胜澈。

T

         “阿——嚏”

        李知勋睁开眼看了看刚刚遭遇突如其来的一个喷嚏的隔壁床室友,“你这是被谁念叨了?”

        “我怎么知道?不是崔韩率那小子吧?”

        “你加油。”李知勋觉得自己也无能为力,选择继续闭眼听歌。

        李知勋和尹净汉的冷战已经两个礼拜了,依旧没有任何和好的迹象,李知勋不得不承认自己日渐成长的焦虑和担忧,若即若离的状态突然被打破,似乎都不止一次让自己有行将分手的错觉,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就变成这样的,吃醋算是多大的事啊!

        他几乎是带着着急顺着耳机线扒拉到手机的,点开短信界面,尹净汉。

        「明天能来下作曲室吗?」

        李知勋几乎是刚打完又全部删掉。

        「明天吃完中饭来作曲室。」

        发送。

        1分钟后已读。

        「好。」

T

        尹净汉收到短信的时候也不是那么惊讶,他有把握等到这一天来临,只是他没想到这个开头就决定了自己的被动地位。

        肯定句,又是肯定句,这算是认定我吃硬不吃软吗?啊!烦。

        尹净汉再一次敲响作曲室门,李知勋荧绿色的脑袋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他甚至有些自己第一次来的错觉,然而现在面前这个人已经完成了从普通朋友到恋人的转变。

        也就是他出神的这一会,他还没把“你找我干什么。”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李知勋已经欺身压上来,然后他感到嘴唇上一个冰冰凉凉的东西贴上来。

        尹净汉的脑子变得一团浆糊,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半推半退地到了桌子旁边,嘴上的触感更加明显,粗劣的吻技导致的各种唇齿相碰,或许还缘于压抑和急躁。

        对方的撕咬似乎无穷无尽,舌尖扫荡过上颌,嘴唇的贴合。顾不上理智和即将告急的肺部空气,尹净汉下意识地握紧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和李知勋十指相扣的手,他感受了自己的心跳,还有隔着两层衣服的李知勋的。

T

        李知勋是在尹净汉整个人快软下去的时候才放开对方的嘴,看着自家恋人张着嘴小口小口喘气的样子,嘴唇通红,微微发肿和亮晶晶的一层宣告着刚刚的经历。

        李知勋几乎没有什么吻技可言,等待片刻过后又是一次亲吻,完完全全出自恼怒和本性。舌头舔过才接受过洗礼的下唇,然后是吮吸和牙齿带着惩戒性质的啃咬,继而更深地侵入,李知勋已经冷静下来了,而他同样感受到了尹净汉的冷静,从抗拒到接受甚至带着些邀请的柔软,舌头的相互缠绕,作曲室里安静到只能听到唇齿相碰的声音,气泡破裂版的声音。

        李知勋放开尹净汉后就径直往对方肩窝里钻,洗发水的香味安抚着他还有些热烈的情绪和心跳,双手死死地卡在尹净汉腰间,几乎带着些怨恨地小声宣布主权:

        “你是我的。”

        “我爱你。”


        END

*一个小小的彩蛋*

        听说自从美院和音乐学院联合运动会后崔胜澈他们再也没有吐槽过李知勋和尹净汉的关系,毕竟某号称最讨厌skinship的小天才身体力行地在尹净汉身上粘了一天以至于音乐学院姑娘们的惊呼声甚至都快高过啦啦队的应援声了。此事不仅让李知勋在美院也成为知名人物,学校论坛上对这两人关系的818贴还曾时间颇长地霸占顶层,更有甚者,同人文同人漫都已完成。

        某三位直接受害人士表示这俩人道行太深,秀就秀了,还要自己帮忙瞒着,说着“没有没有,只是关系比较近的朋友”的瞎话,人生不易啊。

================================================

        妈妈呀,我不会开车啊orz

        真的不会开车!

        自己现在完全“李直勋式蜷缩”OTL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