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面的少年 6 【尹净汉】

        累累累累累累累累死了orz

        又去刷了一堆我婷的综艺,感受了一下woozi釜山真男人的气质2333333

================================================

        尹净汉感觉自己和李知勋之间的距离明显被拉近了。这很难说到底是不是李知勋的单方面活动所致,毕竟就像洪知秀所说的“你要是真的觉得绷不住大可以拒绝嘛,你不是一开始就很抵触什么借口都找的出来嘛。”。不过确实在那一次作曲室的放空后(当然只有尹净汉放空),李知勋的生活就慢慢渗入到他的里,或者说五个人同时出现的情况大大增加。

        本应该是要心道糟糕的事情,但他却发现自己好像也慢慢适应了,即使他还是会刻意地多照顾李知勋一点,比如说会在对方即将撞上花坛的时候善意地提醒而不是等着看好戏,但要是这事的主人公换成崔胜澈的话说不定他还会推一把。

        而室友洪知秀则坚持认为自己这是双标的标准表现。

        “明明就是打着不熟的牌子做着关心的事,啧啧啧,尹净汉你这样很瞎诶!控制一下自己不会怎么样吧!”回到宿舍的洪知秀更习惯褪下绅士标签,毫无架子地打着哈哈。

        “洪知秀,你今天真的很、奇、怪,莫非又赵淑华附体了?”尹净汉想到之前在寝室聚会扯着嗓子飙高音的某位仁兄,内心再次翻了个白眼。

        “哪里有,”洪知秀极为优雅地回应,“I pledge allegiance to the ……”

        “滚吧滚吧,这里不收留你。”尹净汉听到这哥开始飙英文简直一个头两个大,“看看人家韩率多靠谱,从不主动冒泡说外语。”尹净汉想起了那个有着“小迪卡普里奥”之称的学弟,再一次在心里为其贴上了“善良”的标签。

        “说起韩率啊,他没准算是今天李知勋撞花坛的原因哟。”洪知秀一脸想起什么的样子看了看尹净汉,“啧,一说李知勋你就来劲,不过,这是秘密,不能告诉净汉你哦。”洪知秀故意卖了关子,“早点睡早点睡,明天早上有专业课的吧。”

        “您老人家这算是脱了衣服不给负责到底嘛???”尹净汉气冲冲地抱怨,在心里又咒骂了一句,看着离自己有些距离的另一张床上已经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团的不靠谱室友,想要愤愤地踹上一脚又够不到,只能翻过身来关灯睡觉。

        油画系的专业课其实挺无聊的,导师确实能在有些时候给予不错的指导,但大多数时候他们的任务依旧是不断地临摹临摹临摹,把自己整个人浸在各种油的气味里,这种感觉不止一次让尹净汉想到了高中时期在生物实验室看到的用福尔马林泡着的标本,感叹着那些痴迷作画的人天天把自己埋在画室大概体内器官也被包裹在油里。

        即使无聊还是要老老实实画,认认真真干完活。这算是尹净汉的作画守则,所以当他离开画室打开手机时显示两个未接来电四条短信时也并不是特别惊讶。电话是有一个是崔胜澈打来的,另一个大概是推销广告。打开短信界面本以为会是崔胜澈—4,没想到却很意外地看到李知勋—1。

        「上次的曲子作好了词,要来听听嘛?」     21分钟前

        「好。」

        尹净汉几乎下意识就发出了消息,然后再点回去看崔胜澈的消息才苦恼了一下自己的唐突。

        「我和韩率中午打算定炸酱面,要吃的话回哦。」       54分钟前

        「过来的时候记得把知秀也带来」      53分钟前

        「老规矩,到舞蹈房来。」      53分钟前

        啊……这要怎么办啊,尹净汉看着已经显示11:56的手机,一面是饥肠辘辘的自己的肚子,一面是李知勋的邀请,已经点开信息的话,对面显示应该已读了吧,崔胜澈那边不回消息的话很尴尬啊,但是已经答应李知勋了又不好意思也不愿意再反悔,尹净汉表示自己尬癌都要犯了很难过。

        然后手机又震了一下,李知勋的短信从上面跳了出来。

        「快吃中饭了,中午你也和我们一起吃吗?」

        我们?我们……是指哪些人?尹净汉瞬间陷入思维大坑,然后紧接着又是一震。

        「我、胜澈还有韩率中午吃炸酱面,你和知秀过来吗?」

        哦,也对,崔胜澈不会撇下李知勋不管。

        那行,我待会和知秀一起过来。尹净汉几乎要按下发送键了,然后又一点点删掉。

        「如果要听曲子的话应该没多久吧,知勋你还在作曲室吗?我去那边找你好了。」

        到底为什么什么事情遇到李知勋就变得不正常啊!尹净汉一路小跑着去对面音乐学院的时候这样想着。

        两分钟后,尹净汉走在美院通往作曲室的走廊,给洪知秀发短信才发现对方早在上课的时候就干净地回复过崔胜澈,一早摆平了这事,又瞎搪塞了个借口表示自己会稍晚到,然后正好走到作曲室门口,因为小跑而紊乱的呼吸也恢复正常状态。

        敲门、开门、进门、关门。

        尹净汉放开门把手转身才注意到李知勋手上拿着吉他,他有些诧异地在沙发上坐下来,指了指桌上黑着屏的电脑,“不是应该……”

        “我还没录进去,所以……”尹净汉感觉李知勋有些莫名的慌张和害羞。

        “哦哦,这样啊,听我们知勋唱更棒啊,哈哈。”尹净汉并不怎么在意。

        李知勋清了清嗓子。  

今日是最后一次 在这路上

每天就这样 ooh

在这广阔世界我知道自己比尘埃还渺小

没有什么事是容易的

找不到出口 迷宫般的世界

幸福只是个说法

大家想要的不过是梦想

是不可理喻的故事罢了 yeah

我不愿相信 yeah

Yeah I just want it SIMPLE SIMPLE oh

让我能够呼吸的东西

只要简简单单

离我越来越远

直到再也看不见

I call you baby yeah

Baby's called my happiness yeah

Yeah I just want it

SIMPLE SIMPLE

I want it SIMPLE

即使所有人都说 yeah

我是错的

愿这夜晚过去

就能一起欢笑

让我能够呼吸的东西

只要简简单单

离我越来越远

直到再也看不见

I call you baby yeah

Baby's called my happiness yeah

Yeah I just want it SIMPLE SIMPLE

I want it SIMPLE

Oh I want it SIMPLE oh yeah

I want it SIMPLE

        尹净汉承认他确实愣住了。

        老实说,单纯的吉他的声音和上一次在电脑里听到的加工过的音乐感觉相差甚远,可是他却折服于李知勋对于情感的处理,本身的音色并没有那么重的电音感,更像画素描的时候铅笔摩擦过纸张的感觉,还是充满着能量,在高潮部分的宣泄配合上真假音的转换。他虽然不是音乐学院的学生,对唱歌更是一窍不通,但是还能够感受到李知勋那种热烈的感情。一种和洪知秀弹吉他的时候流露出的完全不同的、从未在平时交流中出现的火热的爱意。

        尹净汉不能确定李知勋是不是想向自己表达什么,只能在长久的寂静后收拾好自己的情绪,依旧和平时一样笑着夸耀一句,

        “我们知勋,真是天才啊。”

        他不知道李知勋是不是能感受到他想表现出的喜爱和关怀,他觉得大概不能吧,又悄悄地希冀着李知勋能够感受到。

        然而他也没有时间可纠结的了。

        “胜澈给我发了短信催吃饭了,走吧。”

        李知勋把吉他小心地靠在墙角后这么说了一句,声音里听不出情感。

        直到尹净汉那天躺在床上的时候才想到李知勋曾经说过的“如果喜欢一个人我会唱歌给她听”的事情。

        五雷轰顶。

        TBC

================================================

        emmmm……歌是woozi的solo曲Simple啦,词直接从云音乐上面扒了也不知道要紧不要紧OTL

        这歌感觉真的和吉他很不配但是却是很能凸显感情的歌所以选了。

        这篇特别长其实是歌词的功劳233333333333

 
评论(7)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