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面的少年 5 【李知勋】

        过了717还是给圆又圆一个生贺w

        想起刚饭上婷的时候老是搞不清圆圆、DK和土土orz

================================================

        李知勋觉得崔胜澈是个有责任心的室友,给自己的曲子作词写rap和跳舞的时候都很酷;崔韩率是个心地善良的学弟,受着学长们的压榨还能随时来段帅气的freestyle;洪知秀是个长得好看的朋友,艺术天赋和颜值双飞,永远都温温和和的样子。

        但是他也会觉得崔胜澈很烦,在作曲室里到处“探索”,说着扰乱自己灵感的垃圾话;他也会因为崔韩率不合时宜的玩笑而真的动怒;他也会觉得洪知秀人设崩坏的时候很难搞,像英文电台放到一半突然信号不稳定出现的鬼畜片段。

        可是尹净汉不一样,李知勋不太能说明白到底有多不一样,化用尹净汉的描述应该是“是可以一起一吃米肠汤的人”,只是这样离他想表达的感情仍旧相差甚远。

        李知勋曾经不止一次找过崔韩率咨询,真的是不止一次,以至于后者对这位学长都产生了那么一些些的抵触:据另一位崔姓先生透露,崔韩率很想冒着生命危险在舞蹈房门上贴上“狗与李知勋请勿入内”的字样,尤其是还带着两瓶可乐来找自己满脸纠结眉头能夹死苍蝇的那种李知勋。

        然后某一天,崔韩率再度死在了李知勋模模糊糊的问题泡沫里。

        “哥啊,不就是个名字说出来有这么困难吗?老说这个人那个人的我也很迷茫啊!说了那么多不就是哥你对哪个姑娘一见钟情如今不知道怎么表白不是嘛?怎么这么别扭?”崔韩率实在不耐烦了,“知勋哥你这种人追妹子不难啊,扯把吉他跑女生宿舍楼下去唱歌,多直接,多走心,您这跟我再耗几个礼拜也耗不出什么结果啊。”崔韩率的语气越发无奈。

        李知勋转过头去,一脸茫然,“我有说过喜欢谁吗?”

        崔韩率更加茫然,“那哥你一直在说谁?”

        一片寂静。崔韩率没有说话,李知勋内心翻滚,此处省略并不存在的内心小人对骂。

        “尹净汉。”正当崔韩率想打破平静的时候,李知勋先扔了炸弹。

        “……”

        “……”

        “……”

        李知勋无言,崔韩率卡机。

        “哥啊!净汉哥虽然是长头发但人家也是哥哥啊!不是姐姐啊!”崔韩率的分贝瞬间提高,在空荡荡的舞蹈房回响。“再说了哥你不是直男癌吗?为什么往美院跑几次就喜欢上净汉哥了啊?我承认净汉哥人很好长得也很漂亮,但是这也不能作为说弯就弯的理由啊!哥你连skinship都受不了诶!”

        李知勋听着学弟爆发,隐约还有些rap的迹象,“我也没有说喜欢他啊,就是觉得不一样而已。”

        “这都不叫喜欢那哥你还想怎么样啊?”崔韩率一脸看不成器儿子的老妈表情。

        “这和胜澈也没什么区别吧,很好的朋友?”

        李知勋觉得自己更迷茫了,他承认尹净汉在他心里确实是不一样的,但是具体特殊到什么程度,他自己都找不到定位。要说具体情况,他从第一眼看到尹净汉就觉得他有够出挑,长着那么一张脸又留着头发,声音苏到不行,撇看才华不说都能迷倒一众吃瓜群众。但是真正惊艳到他的无疑是尹净汉的气质,虽然懒到不行体力极差但是头脑却一直很清醒,明明一直在圈子边缘却能够受到所有人的关注,如果说崔胜澈能够凭借自己的年龄资历在关键时候成为他们5个里的主心骨的话,尹净汉则更像月亮的存在,沉默又不容忽视地守护。

        只是对于他个人来说,尹净汉是可以成为小太阳一样的存在。

        画画好不好,长得好不好看其实都不怎么在乎,尹净汉在他心里从不是打上“漂亮”或者是“画画天才”这样标签的人,他的尹净汉,是那个恶作剧完又一脸心疼地回去给别人顺毛的尹净汉;是一面说着因为懒不高兴剪头发又老是在洗完头发之后抱怨长发无解的尹净汉;是认认真真画画眼睛里会发光的尹净汉;是那个在自己作曲室里乖乖坐着不声不响也能让自己灵感爆发的尹净汉。

        这样的尹净汉,是他李知勋情愿黏着的、喜欢的尹净汉。

        “喜欢……的。”再回过神来的李知勋看着崔韩率这么说。

        崔韩率盯着他猛眨眼,然后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一声怪叫,“完了完了,哥你告诉我我又不能和胜澈哥说,简直就是拉我当共犯嘛!”

        李知勋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裤子,“那没办法,是你穷追不舍要问的嘛。”,然后头也没回地离开舞蹈房,留着崔韩率一个人在房间里翻腾。

        了解了自己的心意相处反而会方便更多,大大方方地发短信打电话,该邀请就邀请,能去的小聚会也一个没落下,skinship恰到好处,李知勋表示对现状十分满意。

       「 明明还在暗恋我怎么天天看哥你和净汉哥像在撒狗粮?」

        李知勋的手机呼吸灯亮了起来,崔韩率的短信在屏幕上跳出来,他看了一眼走在自己前面的尹净汉和崔胜澈,回头又看了一眼心不在焉的洪知秀和一旁笑得一脸诡谲的崔韩率,才点开界面回复。

        「。。。你是在说我还是在说崔胜澈。。。」李知勋回头瞪了一眼仍旧笑着的学弟。

        「当然是哥你啊,胜澈哥可不会在净汉哥恶作剧完后笑得一脸宠溺。」崔韩率回了一个无奈的小表情。「不过哥你也要注意下自己的表情管理吧,太明显很容易被发现的哦~」

        最后一个小符号真是有够不明所以啊,李知勋正腹诽着,身后却传来呼唤自己的声音,“知勋啊,游戏再好玩也不能不看路啊。”很意外地听到尹净汉的声音,李知勋把目光从手机里挪开,才看到自己几乎快踢到花坛的脚,继而抬头,看到斜前方笑得一脸温柔的尹净汉。然后他看到崔胜澈玩笑般地拍了一下尹净汉,“啊呀,净汉干嘛提醒他啦,等他自己撞上去这件事怎么也能结结实实笑一年啊。”

        李知勋恍恍惚惚地觉得今天他遇到尹净汉和崔胜澈的姿势可能不太对,这哥俩不是灵魂交换了吧。于是他又转过头去看自己后面的两位,崔韩率还是一脸嬉笑,洪知秀就有点……不对啊,这表情?我没做梦呢?

        他不知道哪根筋搭错掐了掐自己的脸,然后听到了崔胜澈史无前例的爆笑。

        TBC

================================================

我感觉大晚上整个人都不太对了

比如说一不小心吃掉了自己明天早上的早饭orz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