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面的少年 4 【尹净汉】

        嘛,之前连赶了学校里的几篇垃圾征文就没有更少年OTL

        首尔场即使没有时间看直播只看了零散片段的我还是想感叹下太帅了,Woozi的天使发!Hoshi的solo(Hosolo?)!全团从回归黑棕褐金突然变成调色盘2333333333

        莫名话痨,一定是假酒喝多了。

        啊,我其实是准高三党,之后应该都差不多这个点电脑更文了……吧,对,这个点。

================================================

        尹净汉最近很郁闷,“极为颓废”,得知真相的教堂哥哥洪知秀如是评价。

        “你说他一直男癌没事老撩我干什么?”尹净汉又开始在床铺上问同一个问题,就好像不是在问洪知秀一样,目不斜视地盯着手里的笔电屏幕,键盘噼里啪啦一阵响。洪知秀第N次用极温柔的语气回答他的问题,“也许对他来说这不是撩只是普通朋友接触啊,聊聊天什么的很正常啊。”

        “那……”“行了,这都第几遍了,你这是在逼着我说‘爱过,错了,买’吗?”洪知秀再好的脾气也经受不住尹净汉这么折腾,“直说吧,你还打不打算绷下去。”

        “不绷下去我还能怎么办?强上然后被告骚扰?还是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我也没有有钱到能说走就走啊。”尹净汉这么一说觉得自己更欲哭无泪了,瞥了一眼旁边床的室友,“你怎么就没这困扰,亏了这张脸啊,啧。”

        “能和我熟到产生这种感情的同性只有你,而现在看来你是个双的,喂,人设要崩了。”洪知秀看着快从床上滚下去的尹净汉,带着深深的无奈叹了口气,“我当初是哪根筋搭错就刨根问底了呢。”

        尹净汉看着真的要人设崩坏的狰狞脸洪知秀,觉得自己把挚友拖下水说不定还是个明智的决定。

        大概一个礼拜前的一次床上谈话,很纯洁的那种,躺在床上你说一句我说一句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昏睡过去的项目,尹净汉记得自己迷迷糊糊说了一句什么“李知勋,直男癌,还是喜欢,怎么办”的垃圾话,按照洪知秀的说法,“It makes no sense.”

        尹净汉怀疑洪知秀自己也不知道这句话指的究竟是他说的话还是他喜欢李知勋这件事,尽管对他来说他在未翻译前连洪知秀在说什么都不知道。

        喜欢李知勋不应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吗?他曾经无数次总结过,像李知勋这么才华横溢的人,除了身高实在有些难以言喻以外,其他条件真的相当不错啊!虽然说认生但是人家温柔起来一点都不比洪知秀你差劲多少好么?一看就是很会宠人也很适合过日子的好青年好么?

        “你有没有发现你自动就把自己划入了‘受’的地位并且还表现地十二分享受?”洪知秀选择一针见血地揶揄。

        “洪知秀你都是从哪看来这些乱七八糟玩意的?弯过?”尹净汉脑补ing,“Google过。”洪知秀面无表情,“怎么说都是和我同房的哥们,弯了我还不去了解了解多不厚道。”尹净汉几乎是用手托着下巴听完这位有着“教堂哥哥”外号的室友一本正经地说着下流话,

        这才是撒旦好么!这种人怎么有资格说我切开黑哦!对比一下我才是小天使诶!尹净汉内心沸腾。

        然而再多的吐槽和抱怨也不意味着在李知勋面前的那个尹净汉会有什么变化,他依旧很好地进行着自己的表情管理,保持着招牌笑容和对方交流,谈话内容一般仅限于“胜澈/知秀/韩率让我来告诉你、让我跟你说一声、拜托我跟你说……”,而这样的对话也少的可怜。手机号则沉睡在通讯录里,偶尔的几次拨打记录还大多出自来美院忘记带手机的崔胜澈之手,通话时间从未超过两分钟。

        他们还是很不熟。

        尹净汉突然有点讨厌自己这种把一切情绪都能好好框起来的性格,一直以来习以为常的心口不一,一直以来引以为豪的难以捉摸在某些时刻突然变成一种阻碍,成为一种并不怎么令人愉快的存在。

        我要是再能感性一点,自然而然地流露出喜欢就好了,尹净汉不止一次这么想着,然后在下一刻他听到自己说,

        “哦,不了,那天我课也满了,我就不去了吧。”

        礼貌地推掉了没有洪知秀或者崔胜澈陪伴的任何和李知勋的单独活动。

        “净汉啊,干嘛要躲呢?”洪知秀在吃饭的时候突然这么说了一句,没有了音乐学院三个人的过渡,尹净汉突然觉得这天聊得有些尖锐,“明明是自己平时都翘掉的公共课却拿来做借口推掉两个人好不容易有的单独相处机会啊,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要说为什么要躲,“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躲啊,”是啊,为什么要躲呢?在逃避什么吗?“大概是不想尬聊吧,”交集少的可怜,我又能说什么呢?洪知秀balabala还是崔胜澈balabala吗?“总不能两个人干瞪眼吧。”

        洪知秀一脸“你还有什么救”的表情,耸肩,摇头。

        然而在尹净汉看到在教室门口瞄到讲台后那位老头的时候,他几乎是果断地继续往前走假装路过然后在楼梯拐角掏出手机给李知勋发了短信。

        知勋啊,我记错了这节没课,能去找你吗?

        半分钟后,已读。

        好。

        尹净汉完全是靠着一时热度走到作曲室门前的,他叩下门的那一瞬,都有那么一点点退缩折返的意思了,然后他又敲了两下。

        门开了,冒出一个荧光绿的脑袋,李知勋侧身让开,尹净汉带着外界的气息涌进了不大的房间。

        尹净汉已经做好了盯着手机看几个小时的准备,他在沙发上躺下,看着不远处的电子琴上放着的一排很少女的玩偶,扑哧一声笑出来。

        笑声在房间里显得很大声,李知勋几乎是瞬间转过来盯着他,尹净汉的笑还在嘴边,朝着电子琴的方向努努嘴,“知勋还真是,有想法。”尹净汉停顿了一下,故意绕开了可爱这个词。

        “额,别人送的。”李知勋显得又些局促,极力解释。

        尹净汉没有说什么,自顾自转去捏玩偶,他再次转过来的时候李知勋已经再度转回电脑,于是他又回到沙发躺下,盯着天花板。

        大概就这样过了很久,尹净汉也不记得自己到底有没有睡着或是什么,只听得到键盘的声音,没有交流,没有对话。很意外地,尹净汉依旧不觉得尴尬,尽管只是盯着天花板。

        李知勋再一次唤回他的神志的时候作曲已经完成了,然后是很自然的欣赏,赞扬,一切做的顺理成章。尹净汉突然感到很开心,他盯着李知勋看了有一、二秒,后者也没有转过头。

        空气变得甜腻,“净汉……觉得开心嘛?胜澈觉得看我作曲是世界上最无聊的事。”李知勋的语气很小心。

        “没有啊,我觉得很不错哦。”

        尹净汉突然想到了洪知秀曾经教过自己的情话:

        Love is when you sit beside someone doing nothing yet you feel perfectly happy.

        TBC

================================================

诶,电脑更会莫名喜欢单独成段啊orz

这回好少,不要介意嘛qaq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