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面的少年 3 【李知勋】

        我打开了Lofter……昨天的文为什么没有发??!
        又是昨天的量🙈。
        感觉Vernon代替Dino成为最惨忙内啊_(:3」∠)_

        粗口预警粗口预警粗口预警粗口预警粗口预警!!!!!
        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
=======================================
        李知勋把手里最后两袋子垃圾扔进垃圾箱,第N次感慨一下自己有多么交友不慎,昨天晚上几个人就差没把宿舍顶掀翻,要不是吉他不在手边他绝对已经抡起暴走了。
        他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快9点了,睁开眼就看到尹净汉松散的长发和对方消瘦的后背,饶是再赖床他也被吓醒了,同床共枕?宿醉的钝痛慢慢传来,他使劲揉了揉眼睛,从床铺上坐起来。
        “我x。”
        李知勋实在是没忍住下意识爆了粗口,桌上地上散乱的易拉罐,被扔的到处都是的零食包装,混着宿舍里本来就凌乱的颜料画笔,对面床上东倒西歪的洪知秀和崔胜澈还抓着ps4的手柄,不远处的电脑和ps4主机大概已经没电歇业了。再看这边床上的尹净汉和崔韩率,好歹是冬天,这俩人被子没盖衣服没脱倒头就睡,李知勋现在只能勉强安慰自己他们好歹把酒都喝光了没洒地上。
        于是李知勋荣升李主妇,该收的收,该扔的扔,给这边床的蒙上被子,那边床的抽走手柄,然后决定一走了之连个帅气的背影都不留。
        “知勋啊……”
        一声含糊不清的呢喃吓得李知勋差点腿一软跪下去,熟悉的音色和语调,他慢慢转头,极小声地试探了一句,“净汉?”,床上那人毫无反应。没醒啊,他平定着自己的心绪,鬼使神差地跑到床边,尹净汉半皱着眉头缩在被子里,茶色的头发在床上铺了一片,李知勋低下头,手指轻轻触上尹净汉的脸,好冷!闪电收手。
        啊,我刚刚到底干了什么。李直勋式蜷缩x1
        然而尹净汉和李知勋的关系在那场聚会之后仍旧没有更进一步,但李知勋却感觉自己更加郁闷了,他几乎每次都被尹净汉突如其来的一个“李田螺”气到爆炸,然后对着罪魁祸首一脸天真无邪的笑容憋出内伤。
        “不然要怎么叫嘛,李、姑、娘?”尹净汉在面对崔韩率善意的“知勋哥会很困惑”的提醒下这样答到,最后三个字故意卖萌还一脸傲娇地用筷子戳着餐盘里挑出来的蔬菜。李知勋表示自己吃个饭都能被diss心好累并且李直勋式蜷缩x2。
        “好啦好啦,对不起啊,我们知勋,下次不会这么说了哟。”尹净汉隔着桌子似笑非笑地来了这么一句。我们知勋……吗?印象里尹净汉好像从不对自己用这样的词,关系……拉近了吗?李知勋克制着自己心里的小激动,低头继续扒饭。
         虽然听着玩笑,但事实是尹净汉确实不再用田螺姑娘的梗打趣,称呼却也再没有出现过“我们知勋”。李知勋好像整个人都陷在一种微妙的感情里,一面对严肃的用词感到轻松,一面又悄悄羡慕着崔胜澈和崔韩率与尹净汉亲密无边的样子。
        “胜澈啊,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受啊?”李知勋躺在床上,暂停音乐摘下耳机,转过头去看对着镜子练舞的崔胜澈,。“啊?这个嘛,诶,知勋你不是有喜欢的女孩子了吧?”崔胜澈停下来匀着呼吸,转过头看着李知勋,“……你不是知道我母胎solo的嘛……”“行行行,不过其实我也很难给你科普啊,很难描述的。”“想把全世界都给她?”李知勋很别扭地转述着网站的搜索结果,这也太肉麻了吧,“嘛,要这么说的话,其实想把比全宇宙都多的给她呢!”“……不会很累?”“时刻很开心哦,不过母so的知勋没有体会过当然不知道咯。”“停停停,你刚刚一脸磕了药的表情……”“诶,这个描述不错诶,大概就是磕了药。”“……”李知勋抚额,果然不该以为自个室友靠谱啊。
        “怎么……”“那……”一阵沉默后同时开口的两人突然尴尬,“你先说吧,我听着继续跳舞。”“那……你对尹净汉是什么感情?”“啊?这好跳跃啊,很重要的朋友咯,和你一样。”“那skinship那么多真的……不要紧?”“哈哈哈哈,知勋你就是直男癌啊,只是单纯地表示友好而已啊,我抱了净汉也不会意味着我就对他有什么特殊的感觉或者感情,你到底整天在纠结什么呀,怪不得韩率上次跟我抱怨说你老是别扭的要死。”崔胜澈的每个字里都带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笑意,然而李知勋仍旧难以接受这种诡异的肢体接触,不过他确实也找到了疑似对尹净汉的定位,很重要的朋友。
        洗完澡出来的崔胜澈用毛巾使劲蹂躏着自己的头发,李知勋看着崔胜澈一脸狰狞,突然觉得好笑,“尹净汉的头发真的有那么好闻嘛?”崔胜澈别过头一脸真诚,“真的,有一股特殊的味道。”“你这样子是个人都很难不觉得你不是痴汉啊……”“那我就是吧,净汉迷哥。”“你也只比尹净汉大两个月不到好吧!”“那也是哥!”“……”
        当然崔胜澈不是日常都是个傻子的,比如说在李知勋稍微流露出那么一丢丢不介意和尹净汉深交的倾向后,李知勋就十分顺理成章地代替崔韩率出现在了尹净汉和洪知秀面前,交换手机号,了解喜欢和讨厌的东西,一切在李知勋的眼中都朝着“好朋友”的方向前行。
        “你胜澈哥让我过来问你吃不吃炸鸡,我们要订外卖。”李知勋在舞蹈房找到崔韩率的时候,这位小学弟正大汗淋漓地蹦哒着,“啊,吃啊吃啊,老规矩。哥你们打个电话给我就好了啦,还让知勋哥你专门跑一趟。”“明明是你发消息没回复打电话手机也关机好么?”“啊?哦!手机没电了,昨天晚上没充电,忘记了,嘻。”崔韩率带着些调皮的嬉笑,从包里掏出两瓶可乐,“喏,给。”李知勋挑了挑眉欣然接过,“你还随身带这个?”“嗯,跳完舞有的时候连楼下自动贩卖机都不想跑,宿舍里还有一整箱呢,哈哈。”拧开盖子,空气中只剩下可乐气泡的声音,“啊,碳酸饮料什么的,简直中毒”,李知勋和崔韩率一样靠着镜子盘腿坐下,感叹了一句,顺手给崔胜澈发了短信让他订炸鸡。
        长久的沉默,崔韩率的呼吸渐渐变得平稳,“知勋哥你最近和净汉哥的关系变得不错哟,突然想开了?”“啊。”李知勋下意识就把天聊死了,反应过来后才又接了一句“本来也没有那么差劲吧。”“哪里啊!”崔韩率狠狠地灌了一口可乐,“之前可不见哥你这么积极地往美院跑啊。”“那是崔……”“别别别,胜澈哥之前可拖不动哥你啊,我可是记得以前胜澈哥都找我去美院的啊。”“大……大概吧。”李知勋晃荡着自己手里的可乐瓶,带着些许褐色的气泡在液面上出现又破裂消失,“普通……?朋友关系。”他又这么补了一句,微弱的疑问声调。
        直到李知勋喝完可乐的时候崔韩率还是没有接他的话,他转过头瞄了一眼才发现崔韩率又陷入单人世界开始出神,“韩率?”,李知勋试图唤回正在自由冥想的学弟,然后……失败了。
        这怎么有pokemon go抓小精灵的即视感……李知勋腹诽,决定直接抽走崔韩率手中的可乐瓶。“啊!哥你干嘛?”果然直球奏效,“快点喝,我好去扔垃圾,炸鸡大概也快到了。”“哦,行。”崔韩率喝完可乐从地上站起来,“那一起去找胜澈哥好了。诶,哥你真矮。”
         “……”李知勋抡起了舞蹈房一角靠着的不知道是谁的吉他。

        TBC
=======================================

        我感觉……好像有点崩。
        想塑造一个特别感性但对感情特别弧长的李直勋。
        田螺姑娘什么……真的是自己OOC。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