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面的少年 2 【尹净汉】

     这是昨天的量。

=======================================  
        尹净汉发现自己突然对那个叫李知勋的男生好奇感爆棚。
        倒不是说对方有多跳,正好相反,李知勋是个明明才华横溢却极为低调的作曲小王子,按照崔胜澈的描述,“典型的高岭一枝花”。
        但是尹净汉从来没有那么深刻地想过一个人,想,或者用更深层次更精准的描述是思念,虽然这个词更常被用在恋人之间。但很可笑的是他和李知勋的“有效交流”可能只有大一时的那次时间短到几乎可以忽略的对视,而也就是在通过崔胜澈“再次认识”李知勋后,短短几秒钟的记忆片段被突然解开束缚,肆无忌惮地开始在脑内活动。从刘海下突然瞪大的眼睛,失神但又专注的神情,到离去时脸上诡异的飞霞,僵硬的脚步,哦对,还有自己十分想吐槽的身高。
        “净汉?”尹净汉一下回过神来,迅速整理完自己的慌乱,“嗯哼?”,室友洪知秀笑得很商业的脸在自己眼前晃荡,“净汉你啊,最近很不对劲哦,在想什么呢?”“啊,没有吧,可能就是前段时间比较忙没怎么休息好,所以……”尹净汉一副很无奈的样子朝洪知秀扯出一个微笑,“哦,这样啊,那这两天你好好休息,我去图书馆了哦。”洪知秀继续标准微笑。
        尹净汉把自己整个瘫在床上,“很忙没休息好”,鬼才信自己一个整天爱画不画,最大爱好是躺在床上放空的艺术生有资格把太忙作为借口。然而作为一个拥有着偏理性思维的人,他却很笃定以洪知秀的细腻性格,这样回答能够绝对有效地阻止洪知秀接下去的一系列询问和关心,算是“我其实不是很想跟你说什么。”的委婉说法。
        继续冥想。
        天花板一片空白,让尹净汉下意识地有做画的冲动。但是颜料滴下来的话又要整理寝室还要小心不要沾到衣服上,啊,果然还是躺着比较舒服。
        ……十分钟后。
        天花板上在那个方向的小黑点大概很适合发展出一座中世纪城堡吧,嗯,像湖边的二教,要不干脆画成学院算了,给之后住这间寝室的学弟一个惊喜(惊吓)。
        然后,尹净汉发现自己又想起了李知勋,然后,尹净汉才意识到自己想的一直都不是什么学院里没什么特色的人工湖。一直都是李知勋。
这不是一见钟情吧?!
        尹净汉突然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在床上滚了半圈把脑袋埋到枕头里。
        不会吧,我居然喜欢上了一个男人?还一见钟情?老天,我们一点都不熟好吧!李知勋只能算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吧……要不要这么劲爆?
        尹净汉又滚了半圈,滚回了原先的平躺位。
        我对他一无所知是吧,他对我也一无所知是吧,一定是看到他那时候表情很可爱所以会想起他吧,绝对!而且后来自我介绍的时候还对我伸出的手那么抗拒,果然如崔胜澈所说是直男癌啊,“李直勋”、“李宇直”啊!
        尹净汉持续进行着自我安慰,试图找回自己正常的脑回路,而这位一直以来一直受上帝眷顾,自称“运净汉”的少年也及时在洪知秀回到寝室前调节好了自己的心情。当理性的情感又霸占了心里的绝大部分面积,尹净汉细想了李知勋的性格,面对一个心里通透如水晶,沉迷作曲心无旁骛的直男少年,尹净汉基本可以认定就算自己真的喜欢他,只要自己绷住这根弦,再多的感情也不过就会慢慢慢慢褪色消失,最后他们也不过就会成为“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对对方的了解程度止于知道姓名,连最基本的联系方式都没有。
一如开始的模样,你不过是对面的少年。
        尹净汉又回到了本来的生活,或者说,他也从未离开过。像从前一样上课,画画,接受来自崔胜澈的洗礼,大概是因为李知勋实在太难惹,后来陪着崔胜澈来粘尹净汉的人换成了学弟崔韩率。这个和洪知秀很聊的来的混血小可爱也很快受到来自尹净汉带着些私心的“爱意”,庆幸着不用和李知勋尬眼相对,和韩率的交情又日益加深,一切依旧在正轨上缓慢前行。
        年底是洪知秀的生日,又正碰上跨年和圣诞节,几个闲得无聊的人便约好在尹净汉他们寝室吃吃喝喝。
        “净汉哥真的很能忍啊,感觉成天绷得跟琴弦一样还能一直轻松地说说笑笑。”崔韩率一脸天真无邪地举着杯子跑到阳台上的尹净汉旁边,不轻不重地说了一句,尹净汉回头忘了一眼,寝室的床上崔胜澈正和洪知秀玩着不知道什么奇怪的游戏,“其实还是韩率你更能忍吧,之前玩游戏的时候吃什么芥末寿司盐可乐,真的很恐怖诶。”尹净汉也不去看旁边的小学弟,只顾自己盯着脚尖,把拖鞋在自己可控的小范围内踢来踢去。
        崔韩率的细腻程度相比洪知秀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大概也是让尹净汉对这位小学弟又爱又恨的原因。尹净汉被韩率说中了心事,只是随意地打着哈哈,一副“啊?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哦!”的悠闲样子。
        “唉,”小学弟几乎不可见地叹了口气,“最开始的时候还很崇拜呢,净汉哥一直都能好好地撑着,笑的时候也很难破功,哭的时候我见都没有见过,简直就是偶像做派啊。”崔韩率别过头,表情淡然,只有眼睛直直地盯着自己这位捉摸不透的学长,大概是喝了些酒的缘故,眼神蒙上一层迷离,和迪卡普里奥相似度超高的脸上有一片浅淡的红。“后来觉得哥你啊,总是特别累,明明瘫在床上但其实还是集中注意力关心着别人的交谈,笑的时候也那么小心翼翼,很让人担心啊。”崔韩率把手搭在阳台栏杆上,盯着杯子里清澈透明的液体,也不喝,就在手上晃荡着。
        “韩率啊,别喝酒了。”尹净汉伸手去抽崔韩率手上的杯子,转过身想去换一杯碳酸饮料。就看到有人正拉开阳台的玻璃拉门。
        李知勋。
        尹净汉对李知勋的出现还是有些意外的,毕竟李知勋虽然也算他们这个好友圈子的人,但以他的性格大概能不搅和的活动他也不会去,那种完全丢弃身份闹得翻天覆地的聚会绝对能分分钟让“李直勋”的精神世界分崩离析。
        但他很快反应过来,干脆转过身,背靠着阳台栏杆,笑着看向从门那边走出来的人。“嗨。”
李知勋愣了一下,随即应下话来,“嗨,我之前在作曲,没和崔胜澈一起过来,所以……”
        “知道知道,知勋好好玩,好好放松啊。”
        五个大男人也翻不起什么浪来,最后整个小聚会也就以全员半宿醉草草收场。
        尹净汉醒来的时候李知勋和一寝室的垃圾都已经消失不见了,饮酒过度而导致的头疼还存在着,除了床上瘫着的四个一看就是疯了大半晚上的人,和空气中仍弥漫着的酒气,整个寝室一点都看不出昨晚欢乐的痕迹。尹净汉脑子里一团浆糊,干脆也没多想,倚着一旁的崔韩率又睡了过去。
        “田螺姑娘啊!”
        这是尹净汉迷迷糊糊在梦里听到的词。

       TBC
=======================================
芥末寿司盐可乐参见综艺两个男人秀,感慨:Vernon真的太能忍,净汉真的太能骗OTL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