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面的少年 1 【李知勋】

私设除了Vernon外其他大三,Vernon大二。
警告警告!我真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坑了_(:3」∠)_所以……不要太报希望……

标题里的方括号是用来说谁的part的|・ω・`)

正文================================
        李知勋的人生一直都是很简单的,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是小时候很单纯地按照父母的意愿学习音乐,然后发现自己的作曲天赋,一路顺风地考上相当不错的音乐学院,没什么阻碍地开始专修作曲,变得在圈里小有名气,最后成为一个专业制作人。简而言之,就是对自己天赋的发现并利用,然后借此过完此生。
        至少他现在的人生还是这样的,令人满意。

        “知勋啊,中午叫炸鸡来吃吧!”“知勋啊,我们去打球吧!”“知勋啊,下午公共课你帮我点个名吧!”“知勋啊……”

        要是没有崔胜澈这个烦人的室友大概会更加令人满意的。

        崔胜澈,李知勋室友,舞蹈系,睫毛长如骆驼,废话多如牛毛,下肢短如柯基,粘人更胜布偶猫。李知勋曾经不止一次怀疑过自己当初摊上的这室友可能原先住在动物园里,比如他现在就试图像树獭一样挂在自己身上恳求自己陪他去美院玩。
        “美院不是就在对面嘛,你自己去又不会怎么样,干嘛非拖上我啊。”李知勋试图第N次戴上耳机开始自己的创作,然后第N次被崔树獭拍掉了耳机,“知勋……”,李知勋依旧不转头去看崔胜澈,自顾自转着笔,“知勋!”,还是不理,“知勋~”,继续无视,“……”
        “韩率说知秀说今天油画系会在校园里写生你不去算了。”
        ……什么玩意,说句话还rap……
        李知勋腹诽着,把句子在脑子里又理了一遍。崔韩率是胜澈舞蹈系的学弟,洪知秀是对面美院油画系的,听说他俩是在教堂认识的。
        “所以对面油画系写生和你一舞蹈系的有什么关系……”李知勋放下笔,转头就看见崔胜澈把眼镜眨巴得飞快,“净汉啊quq”“那也自己去,我又不粘尹净汉。”
        五分钟后,站在并不陌生的美院校园里, 李知勋抚额表示自己不知道怎么还是被拖过来了。
        尹净汉,对面美院的,洪知秀室友,据说因为一头长发和艺术生中稀有的温柔好相处而被公认为美院天使,然而洪知秀却不止一次抱怨过自己这位竹马兼室友绝对是他认识的最切开黑的人,没有之一。
        李知勋在湖边找了长椅坐下,不远处稀稀拉拉站着几个画板,崔胜澈抱着尹净汉的头发嗅个不停,尹净汉笑得一脸人畜无害,洪知秀浅笑无话,周围不时有姑娘成群结伴走过,掩嘴私语。将耳机里的音乐暂停,干脆向后瘫在长椅上,美院湖边的柳树把阳光筛成一丝一丝的样子,时光静好。他突然有种预感:按照尹净汉的性子,崔胜澈再这么闻下去的话,必定遭殃。
        其实李知勋第一次见到尹净汉的时候,他才刚进大学,一无所知地刚刚体会到崔胜澈的自来熟属性,身边的同学还最大程度地展现着“Freshman”的“Fresh”感,李知勋由衷地体验着什么才叫“我觉得我身边的空气都变得污浊了。”
        大概是某一个深秋的下午,烦躁的他正处在一段时间不长的瓶颈期,新的环境和交流对象将他的脑子像打鸡蛋一样搅了个翻天覆地,作曲长时间没有灵感,室友又对hippop情有独钟,天天在寝室里发神经,李知勋那会觉得大概连巴赫莫扎特李斯特肖邦真人在世轮着给他开音乐会都快救不了他了。于是他开始多方寻找解决方法,直到有一次按照“土方”指示,用运动发泄,绕着学校走了N圈后,他仍旧不满意,一头扎进对面的美院,在湖边遇到了尹净汉。
        其实说遇到,也不过就是擦肩而过而已,美院的设计很简单,主路通往一片人工湖,湖边环绕着教学楼,李知勋就顺着主路跑到湖边,深秋的风已经偏凉,李知勋把大衣又裹了裹,把自己埋在温暖里,大概看起来会更矮,他自嘲。快到某一幢楼的时候,他闻到一阵若有若无的奇怪味道,他皱皱眉头想着快步走过去,然后某一瞬间,这个味道猛然到达峰值,于是他下意识抬头,教学楼里匆匆走出一个低着头的人,染成茶色的及肩长发被干净利落地梳起,穿着深蓝色毛呢大衣和牛仔裤。女生?他停下脚步抬头,却正看到对方清晰无比的喉结,“尹净汉,来帮个忙……”,李知勋听到身后不远处的声音,依旧只是把目光放在台阶上疾走的人身上,然后看着那个人停下脚步,转头往声音来源看去。
        世界静止。
        尹净汉的目光在半路被李知勋的炙热阻截,李知勋像着了魔一样被那眼神吸引着,尹净汉的眼神渐渐变得实在,染上一层朦胧的笑意,“嘛,知秀你自己搬嘛,又不是不知道我体力差。”尹净汉依旧没有转头,还是注视着李知勋。四目相对,李知勋脑中一片空白,直到大脑回路再次正常,正打算尴尬地挪开视线,尹净汉却先他一步咧嘴一笑,然后慢步朝洪知秀的方向走去。李知勋依旧有些愣怔,他感受到自己的脸上渐渐发热,明明是深秋却又开始燥热,他花了大概一秒钟将大脑重启,然后快步离开,尽管他花了不止一秒才找回了自己的呼吸,而那时他已经嗅不到那种特殊的味道了,他突然有点喜欢的味道。
        走出美院的那一刻,李知勋想,他大概已经被救赎了。
        之后他的生活又回归正轨,也再也没有去过美院,湖边的小插曲像被蜡封存的铃铛,也再也没有在他心里响过。
        然后在大二快结束的时候,他又一次通过崔胜澈见到了尹净汉,而那个时候,他们之间的互动也仅限于“尹净汉。”“李知勋。”这样的简单自我介绍了。他应该是忘记了我吧,李知勋这样想着,看着崔胜澈和两个油画生,当然主要是和尹净汉,有说有笑。
        后来他和崔胜澈天都快黑了才回到寝室,也算他一语成谶,崔胜澈后来不知道怎么被尹净汉支使来支使去,洪知秀的原话是“替净汉探索了美院的每一个角落。”
        李知勋看了看依然完全没有自知,在床上翻滚犯花痴的室友,很无奈地在内心吐槽着这位的傻气,但又有那么一点点的羡慕在轻轻地挠着他。
        我和尹净汉是连朋友都称不上的关系啊。
        “真的是天使啊,天使!”崔胜澈继续翻滚,完全不像韩率口中那个“很认真而且又很照顾人”的学长。
        那么当初上帝为什么又要派他来拯救我呢?

        TBC
==================================
嘛……真的没有在写澈汉啊_(:3」∠)_胜澈就是……花痴……

评论(4)
热度(34)